当前位置:夏雨阁文学站 > 架空历史 > 风流王侯

第三十九章 鞠躬尽瘁 (大结局)

小说:风流王侯作者:海牛小白最后更新:2017-06-19 09:17:38
明主梁桂鹏面sè冷峻地站在城头之上,目光落在布满战船的江面。

旁边的诸位大将面面相觑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炮声不断响起也不断有战船被击沉没。

不过江面上的战船还是越来越多。

旁边有人飞快跑来,报道:“启奏皇上,汉军战船似乎都有铁索连起,就算击沉一两只,还是无法……”

明主摆了摆手,他的目光又落在了上面的浮桥之上。

原来用的是这个法子。

旁边的高罗锐也反应过来,道:“皇上,他们这是想要烧掉浮桥。”

明主点了点头,顾宪还是真肯下血本,将差不多百艘战船堆积在浮桥之下,然后在船上放上引火之物,只要不断的燃烧,不愁浮桥不会被烧断。

而且所有的战船都被改造过了,不仅桅杆高大,已经碰上浮桥,且里面都盖着厚布,大概是火药等物,这样看来,只有江中的那些战船才是烧掉浮桥的主力才对,因为那里不用担心被岸上的火炮击中。

高罗锐继续道:“敌军既然肯下如此功夫烧桥,若浮桥一断,汉口已成危城,皇上……”

明主淡淡道:“将军亲自率兵进驻汉口,无论如何,也不能让汉军踏足城中一步,若是汉口有失,朕唯你是问。”

高罗锐一愣,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旁边的诸将也都露出疑惑之sè。

明主道:“浮桥断了,只要汉口城还在我们手里,不用三天,我们就可以再造出另外一座浮桥,朕倒要看看,这位大汉丞相到底有多少船只。”

高罗锐忙道:“皇上……”

明主突然怒道:“勿要多言。”

高罗锐再也不敢说话,知道事情已定,急忙遵命,若在争辩下去,说不定当场便要人头落地。

明主的目光扫在那些战船上,对他来说,水军的用处只是在海里,要想称霸中原,靠的还应该是大明铁骑。

※※※

龙城坐在树丛当中,看到两个传令官跑了过来,问道:“是否被人发现?”

两人急忙摇头,道:“敌军似乎都在观望那场大火,现在整条长江都被烧红了,而且动辄就是一声巨响,不知道烧了多少东西。”

龙城站起身来,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那座城池上,知道这次又被顾宪算中了。

有这样的能人,大汉何愁不能横扫天下,秦王的大仇可愁不报。

他抽出腰间的宝剑,下令道:“立即进发,不管用什么代价,也要一举拿下此城。”

※※※

明主终于收回了目光。

现在已经是黑夜,大火整整烧了一天,竟然还没有熄灭。

虽然只是给浮桥烧断了数十米的距离,但总算是让顾宪得手了。

只是不知道他花了这么大的代价究竟值不值得。

又是一声巨响。

江水被炸得四处飞溅。

旁边的将领忙道:“皇上赶快回宫休息吧!”

明主摇了摇头,他将目光又投向了岸对面的汉口城上,虽然看不清楚,但上面的火把还是看得到的,并没有什么异常。

这说明汉军并没有全力攻打汉口的打算。

只要汉口还握在自己的手里,那么他就没有什么可以担心的,刘渊虽然厉害,对攻坚却没有半点儿办法。若是让他得到了汉口,恐怕又将成为对峙之局,无论哪一方想要统一天下,又不知道要经过多少年了。

刘渊啊刘渊……

明主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当年那个侃侃而谈的白面书生,现在竟然成为了大汉的九五至尊,像自己一样,都该是这个时代最为杰出的人物吧!

江面的大火似乎并没有熄灭的意思。

他又往前走了几步,刚要准备回宫休息,突然听到一阵喊杀声从身后远处传了出来。

诸将顿时sè变。

一个名士兵迅速跑了过来,一下子跪倒在地,声音也颤抖起来,道:“启奏皇上,十里之外,有敌军杀过来了。”

明主淡淡道:“现在已经是在五里之外了吧!”

他上前一步,从旁边大将腰间抽出宝剑,剑光闪起,那士兵连头都没有抬起来,当时毙命。

“关闭城门,准备迎敌!”

“关闭城门,准备迎敌!”

………………一声声的喊了下去。

黑夜中看不清楚明主的脸sè,他大步往行宫中行去,身后诸将紧紧跟随。

辅城只是一座小城,却也是一座坚城,虽然比不上汉口,但却比一般城池仍要易守,不过它最大特点是可以利用汉口的浮桥,现在浮桥断了,而高罗锐又将大部分jing兵带到了汉口,明主必须靠自己的力量守住此城了。

他刚刚走到行宫处,北门处便传来一阵喧闹之声,然后又数员大将慌忙跑了过来,叫道:“皇上,北门失守了。”

明主停下了脚步,长剑在手中颤抖几下,终于还是没有挥下去。

“撤出此城!”

他突然意识到,这一战自己已经败了,既然连此城都落到了汉军的手里,那么汉口就更不用想了。

好一个大汉丞相!

※※※

顾宪艰难地坐上车子,在火把之下,他的脸sè无比苍白,而让战宇担心的并不是他的脸sè,而是现在他竟然不停地咳嗽起来,根本无法再说任何一个完整的话。

不过这位大汉丞相倒也是固执的很,无论如何也要随军出征。

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

战宇是毫不怀疑他会死在阵中的,就是那攻城惨烈的声音也足以让他吐血而死。

不过他也没有任何办法,只能和林越然两人陪在顾宪的身旁。

谁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行将入木的人,却利用了不到半月的时间运筹帷幄,烧掉浮桥,夺取了汉口辅城。

而且汉口城就在眼前,马上也要成为这个半死之人的收获。

长江上的大火还在继续,将汉口城照得通亮。

战宇没有丝毫犹豫,一声令下,冲杀之声响了起来,顿时将夜中的宁静击碎。

林越然当然也是不肯示弱,虽然就算夺取了汉口城,蜀军也未必会离开大汉,回到蜀国,不过这一战对他来说重要非凡,是为蜀军在汉军中争取位置的最佳时机。

而且两人多少都为顾宪有所激励,虽然他们并没有察觉,但这种激励确实存在。

雷霆军火器营的人早就冲上去了,沈雁亲自出阵指挥,和顾宪比较起来,他适应战场的能力不知要强上多少。

惟有没有用途的就是雷霆军的前锋营了,余敏已经除去了甲胄,站到了顾宪的旁边。

顾宪见周围没有旁人,向他点了点头。

余敏微微一笑,笑道:“先生若是去了,皇上不知该有多少伤心。”

顾宪轻出了一口气,并没有回答。

余敏也出了一口气。

当年他本是顾宪家中的一个仆人的儿子,顾家家破的时候,只有顾宪和他的父亲及他逃了出来,这么多年来顾宪一直都没有忘记暗中调教他,先是让他跟随名师修炼武功,然后又将他送到了扬州,在雷霆军中成了一名将军,其实也是为了对付郭瑭ri后的谋反,到了现在,虽然他已经成了雷霆军的主将,但对余敏来说,他倒宁愿和顾宪一切归隐山林。

“你还是留下来吧!”

顾宪又睁开了眼睛,道:“顾某还是自保有余,何况这又是你创立功名的大好时机,只要没有贰心,皇上是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余敏一愣,没有想到顾宪已经猜中了他的心思。

顾宪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:“若是皇上有一ri要在北朝大开杀戮,你千万不要直谏,切记要去找李丞相,只有他才能够在皇上面前直言不讳。”

“属下紧记先生嘱托!”

不知道为什么,余敏这铁汉竟然也觉得鼻子一酸,今ri以后,恐怕就再也见不到顾宪了吧。

顾宪摆了摆手,道:“你去吧,我们还会有相见之期的。”

※※※

高罗锐战在城头,奋力挥开shè来的一箭,知道大势已去。

他若知道辅城已经落入龙城的手里,则会更加心灰意冷。

剑南军和蜀军几乎是同时进入了内城当中,两层城墙全告被破。

这位北朝大将长叹一声,原来他以为遇到那个相王,就是自己一辈子的明主,谁知道今天竟然会死在这里。

自从当上大明皇帝之后,那个相王已经不在了,有的只是傲慢无礼,威严凝重的大明天子。

他甚至有些庆幸白无痕能够死在自己前面,至少他还可以得到了虎威将军的称号,而自己呢……

说不定失了汉口城,自己全家都要陪葬。

毕修廉、白无痕……

高罗锐大喊一声,长剑横过,鲜血顿时喷出。

尸体缓缓倒地。

汉口城中自从秦王战死此处之后,终于又回到了大汉手中。

※※※

顾宪站起身来,旁边的战宇和林越然眼中都是充满喜悦,一起扶着这位大汉丞相往汉口城门走去。

虽然还有几处撕杀声传来,不过那都是在清理躲藏起来的明军。

汉口城终于夺回来了。

顾宪身子突然一颤,哇的一声,喷出一大口鲜血。

鲜血将他身上的白衣染得通红,分外触目惊心。

两员大将不虞有此,吓了一跳,道:“丞相……丞相……”

顾宪已经闭上了眼睛。

书童慌忙地跑了过来,本想扶起顾宪的身子,但以他的力气自己无法做到,幸亏林越然分外机敏,将顾宪横抱而起。

“快送到帐中……大夫……”

战宇也有些惊慌失措了,跟在林越然的身后。

旁边的士兵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又看不清楚顾宪,愕然地看着这两位全军的主将,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抱着那个人。

几名军中最为有名的大夫全部被请到了帐中,一个一个地上前替顾宪把脉,却又一个又一个的摇头走了下来。

战宇的心沉了下来。

林越然上前拉住大夫,道:“丞相身体如何?”

大夫把顾宪的手递给了林越然。

林越然心中一惊,顾宪的手已经冰凉,已经死去多时了。

战宇一下子坐到了椅子上。

汉口城刚刚被破,顾宪竟然就吐血而死。

※※※

大汉京城。

刘渊抬起头来,愕然地望着匆匆而来的李纳。

李纳脸上满是泪痕,身为大汉丞相,他竟然这副样子跑到养心殿里来,确实有些异常。

刘渊刚想发问,李纳却突然跪到了地上。

他将双手高高举起,手中放着一封书信。

刘渊不明所以,站起身来,疑惑地拿起这封书信,不知道什么书信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,竟然让李纳这样的人都显得如此狼狈。

他缓缓打开了书信。

突然愣住。

那丝淡淡的微笑在他脸上消失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书信又被合上,刘渊抬起头来,目光也不知道望在什么地方,眼前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东西,心里却一直在念着书信上的那八个字。

李纳依旧跪在那里,不过头已经碰在地上,不知道是否还在流泪。

又不知道过了多久,刘渊长出了一口气,道:“起来吧,先退下吧!”

“是!”

李纳头也没抬地站起身来,似乎有些失魂落魄地退到了门外。

刘渊慢慢地走到书案后坐了下来。

那个折子安静地放在那里。

黄昏来了。

黑夜来了。

一袭宫装的慕容清雪笑吟吟地走了进来,看到刘渊的神情先是一愣,然后顺着他的目光,看到了书案上的那个折子。

慕容清雪疑惑地打开折子,突然愣住。

上面是顾宪的笔迹,只有简单的八个字而已。

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!”

※※※

第五卷飞龙在天终

※※※

泻水置平地,

各自东西南北流。

人生亦有命,

安能行叹复坐愁!

酌酒以自宽,

举杯断绝歌《路难》。

心非木石岂无感,

吞声踯躅不敢言。

※※※

《全书完》
目录

目录

阅读设置

设置